朱宣咸(1927年浙江——2002年重庆),中国画画家、木刻版画家、漫画家与美术活动家。20世纪40年代初起从事中国画与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半个多世纪来,创作了大量中国画、版画、漫画、插画、水粉画、水彩画、连环画等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及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等收藏;被《中国年鉴》,《中国百年版画》等大型文献收录;从1946年到2002年多次入选国内外一系列重要展览,发表作品数千次,艺术风格被《人民日报》等主要媒体专题评论;出版有《朱宣咸作品选》,《朱宣咸花鸟画选辑》,《朱宣咸木刻版画集》,《朱宣咸风景木刻版画选辑》,《朱宣咸漫画》,《艺术常青——美术家朱宣咸》等;由文化、新闻、出版等六单位联合主办了“朱宣咸从艺五十五年画展”;生平被载入《中国美术辞典》等国家级辞书

首页/Home Page - 艺术历程 1

朱宣咸艺术历程   English→
 

Art Journey of Zhu Xuanxian  


(01).我生长在浙江中部紧靠东海的锦绣江南鱼米之乡——浙江台州,这里有山(天台山)有海(东海)。当我还没有出世时,就有定期的海轮北通上海、宁波。在这里,早有一股开放性潜流冲击着人们的思想,而且民俗民风丰富多采。我童年时,对于那些民间戏剧、舞蹈、音乐、美术都非常喜欢,甚至会完全迷醉......,向往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清高自在的画家”。(朱宣咸)

 


蒲华,吴昌硕



(02).海上画派艺术的影响

近代中国画巨擎:蒲华、吴昌硕、虚谷、任伯年并称为“海派四杰”,是海上画派的开创者。

蒲华常年生活在朱宣咸的浙江家乡台州,从而非常深远地影响了当地美术,这一自小就有的耳晕目然,成为了朱宣咸艺术的早期启蒙。后跟随浙江美术专科学校校长林求仁学习中国画。

20世纪30、40年代,我们国家内忧外患加剧。那时还是浙江省立美术科学生的朱宣咸(后排右数第三个是朱宣咸),因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被开除,由浙江到了上海。在上海,朱宣咸受熏陶于海上画派,包括蒲华挚友吴昌硕的艺术。

海上画派”是传统中国画发展到近现代产生所的一支最重要的画派,又称“海派”;发生于十九世纪中叶至廿世纪初。它的出现,给上千年传统中国画领域带来了巨大的创新与革命,产生了波澜壮阔般的影响与推动作用;为早已走到了穷途末路的传统中国画艺术、注入了崭新的活力与生机勃勃的生命力,是中国美术史上一座巍然耸立的里程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传统意义上的“海上画派画家”,必须满足这三个硬条件:一. 画家籍贯与出生地必须首先是来自浙江,其次是江苏、再次是上海,二. 画家必须在上海居住或者客居过,三. 画家的艺术风格必须满足海上画派的艺术特点,尤以花鸟画题材为主,色彩鲜明,雅俗共赏。这就是早期严格认定海上画派画家所必须具备的正宗的地域界定与学术血统,由此也产生出明确的排他性。

大半个世纪以来,朱宣咸在中国画方面以深厚遒劲传统功力,师传统而不泥古,充满新意、充满积极向上朝气与中西绘画之交融,以海上画派精神,融通俗平实画风而雅俗共赏。摒弃了近现代以来传统中国文人画的萧瑟、孤寂与孤芳自赏,彰显了一种笔墨当随时代之艺术风貌。

 

鲁迅与进步美术青年

(03).投身早期中国新兴木刻版画

我很快地被鲁迅先生所倡导的新兴木刻运动所吸引。当读到著名版画家杨可扬的《新艺术散谈》,书中论述了新兴木刻运动产生与发展的必然性,艺术家必须站在时代的前列,艺术必须属于人民大众以及写到他自身的坎坷经历。这些在我思想上引起了巨大的共鸣,从此就下决心也要从事木刻创作”。(朱宣咸)

在直接吸收海上画派养分的同时,朱宣咸也投身到了鲁迅新兴木刻版画、这一划时代的进步美术运动之中。

中国新兴木刻版画是由文化运动的旗手鲁迅先生发起,并直接领导于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上海,上海成为了整个中华大地新兴木刻版画运动的发源地、最前沿与中心。

抗日战争时期,新兴木刻在以上海、浙江为代表的“战区”(白区)蓬勃发展。此后向全国蔓延,也影响到了以延安为代表中国共产党所在地的“边区”(红区,解放区)。

关于画面题材,朱宣咸等“白区”作品,则更多是反映战争使得人民遭受的苦难、民众的疾苦、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惨遭遇,以及所产生的战斗、反抗与呐喊。而“红区”作品,多是表现“红区”军民的战斗生活、生产建设等。

在艺术表现手段上,朱宣咸等“白区”作品则非常低沉、压抑、凝重与抗争。“红区”作品的调子较为明快、开朗与轻松。

就形式风格语言而言,朱宣咸等“白区”作品则更注重黑白色块的对比,强调反差,低调较多,风格上以欧洲表现主义为养分。“红区”画家的作品中线的运用非常充分,画面朴实,富有浓郁的边区风俗民情,风格上主要吸收中国民间艺术的养分。
 

(04).战斗在抗日战争第一线的美术家

随着日军的入侵,上海、浙江等相继失守。曾经是中国最为先进的“东方之都”上海(此时沦为孤岛)与富饶江南“鱼米之乡”的浙江,均成为了与日军战斗的战区。在“战区”——这个直面日军而战斗的抗日战争第一线,朱宣咸以作品为武器进行战斗。创作了表现战区民众种种苦难的景象,以及不屈抗争、追求光明、追求和平的一大批作品。

朱宣咸那时所创作的苍劲悲壮之中国画与投枪匕首般铿锵有力的中国新兴木刻版画,入选1949年前在上海举行的一系列美术作品展,以及抗战美术作品展,被那时的不少报刊发表。

当时我确实把画笔和刻刀当作倾述自己心声的最好工具,在我的刀尖上流出的是我心中的血,是我心中的恨”。(朱宣咸)

作为一名战斗在了抗战一线的抗战美术家,画笔与刻刀,成为了朱宣咸从事民族独立与进步美术运动的武器。

抗日战争时期,我国形成了以下几个区域:

一. “战区”(白区),是抗日战争的最前沿和第一线;

二. “红区”(边区,解放区),以延安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地区;

三. “大后方”,以重庆为代表的抗日战争大后方。

在以上三个地区均产生了不少抗日救亡的美术家。

 


朱宣咸《墨梅》(中国画,1943年作)


朱宣咸《血与泪》(版画,1943年作)


(05).朱宣咸1946年加入中华全国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

 


《观察》杂志
朱宣咸《愤怒的火焰在铁窗口燃烧》

(版画,1940年代作于上海)

 

(06).1940年代,储安平在上海创办的《观察》杂志,是中国近现代自由民主运动的一面旗帜。

作为《观察》的数名成员之一,朱宣咸直接参与其中,后亲历“《观察》事件”并被捕,是这一被称为中国近代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之自由民主运动中唯一的美术家。

出狱后,作为亲历者,朱宣咸将自己的这段亲身经历用刻刀创作出了《失去自由的人们》、《愤怒的火焰在铁窗口燃烧》、《入狱前的搜身》等“我的一段经历”的系列作品。

正是朱宣咸的这些新兴木刻版画作品,成为了至今留下、当时真实记录了储安平《观察》被查封,这一重要历史事件的唯一美术图像文献。

 

 

  

 (07).1949年5月28日,刘开渠、杨可扬、张乐平、(郑)野夫、朱宣咸、庞薰琹、赵延年等国统区进步美术人士,代表上海美术界签署了“美术工作者宣言”,在上海《大公报》公开发表,提出美术工作者决心“为人民服务,依照新民主主义所指示的目标,创造人民的新美术”。

该宣言的签署与发表,意味着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08).同时期,朱宣咸进入中华全国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中华全国漫画协会“联合办事处”工作。(那时三协会的会址均设在上海,后来为适应1949年解放后的需要而成立了“联合办事处”,地址在原犹太总会)。

在这里,朱宣咸进一步参与了上海解放初期美术事业的筹备与建设工作。(左数第二个是朱宣咸)

 

 

(09).这是1949年下半年,中华全国美术协会、中华全国木刻协会、中华全国漫画协会的同仁们为送别朱宣咸离开上海而拍摄的合影留念(左数第四个穿背带裤者为朱宣咸)。


 

(10).